当前位置: > 凯时娱乐app >

自习室APP 社交化冲淡了学习气氛?

2021-09-20 08:41字体:
分享到:

  每天上午9点以后,各间教室都排得满满的,无论小学初中部、高中部、大学部的教学楼,综合楼层靠前的七八间教室都是满员状态,到上午10点,共有近5000人同时在线自习。这里,是中国最大的自习室——云自习。

  近年来的“知识焦虑”带动了自习行业的发展,2018年堪称线下付费自习室元年,但在这个移动互联网可以把一切推上线的年代,仅仅不到一年之后,自习室就由线年,互联网公司开始介入对自习室这片空白地带的争夺,在QQ、微信、钉钉或者B站里上自习已经落伍,诸多线上自习室APP借助“疫情”应运而生。

  “Costudy”、“Timing”和“同桌”是目前使用频率较高的三款专业自习APP,“Costudy”主推虚拟情景,“Timing”则主推视频连麦,而“同桌”介于二者之间。网友可以选择更适合自己的一款。

  “Costudy”是目前一款广受学生欢迎的自习室APP,安卓应用商店显示其下载量超过90万次,评分4.9分。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中介绍,“Costudy”于2020年1月上线,

  “Costudy”一上线便推出付费学习,随后应用户的要求改成每人每天有一次免费学习的机会,如果用完,一天内再次学习的时候,要使用自习券,自习券可以通过邀请好友、加油兑换、参加活动或者现金充值的方式来获得。大约1块钱就可以满足一天的学习时长。

  “Costudy”在设定自习模式的时候可以分为轻度、深度和白名单模式,轻度模式就是在专注时可以随时切换到手机上的其他软件,深度模式则完全相反,在专注期间不能切换任何软件,如果切换就会浪费一次学习机会,被当做溜号踢出自习室。在两者之间还有白名单模式,需要设定在专注时可以切换哪些软件。

  如果一开始设定了深度专注,而在自习过程中又偶然需要切换其他软件,这时候就需要使用大课间、早休铃等工具,工具要到小卖部用Co币或者Co钻购买,虽然单价不贵,但购买后都是限次使用。

  是先画个漂亮的妆,还是用卡通头像遮挡一下?初次登录自习室,除了要设置姓名、年龄、性别和头像之外,还需要给自己录一段小视频,介绍一下自己的学习经历和目标,给自己鼓鼓劲。这就是网友口中的“Timing”,上架时间早于“Costudy”的一款线上自习软件。“Timing”主要是通过“自建自习室”以及“视频连麦”功能来吸引用户。借助着新冠疫情不得不居家学习的现实,“Timing”收获了第一波流量,已经有了1968万的下载次数。

  “Timing”有个“自习室”和“图书馆”的选项,自习室分为免费区和付费区,免费区在上午就已经满员,自费区则需要充值,2块钱一个小时。在自习室内可以看到开着摄像头学习或工作的网友。

  跟“Timing”一样主推“视频连麦”功能的自习室APP还有“同桌”,该款APP可以自由连麦,用户可以随意找到一个正在上麦的房间就可以申请连麦,等房主点击通过。

  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“同桌”里每天可以获赠1小时连麦时长,但是想要更多的连麦线上学习,就需要充值,根据连麦时长的不同,又有不同的“加油卡”。而这“加油卡”却并不便宜。在这款软件中有25元7天内无限量连麦的冲刺卡,有6元4小时连麦卡,还有12元10小时连麦卡。

  从总体评价来看,网友普遍认为,“Costudy”像是游戏软件,“Timing”则根本就是个抖音,“同桌”倒是什么都不像,所以用户量也最小。

  北青报记者看到,“Costudy”的虚拟校园里有一个“文化宫”,进入后则是“谁是李白”的对诗游戏,以中国古代诗歌为题库,用户可以在里面和好友PK对诗打榜。类似的益智游戏在“Timing”中也有。

  一名正在备战高考的网友“蹦蹦兔”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有时候当我想要开始自习时间,打开首页,首先出现的就是各种小姐姐小哥哥,露脸或不露脸的小视频,在看到感兴趣的博主之后,我就会看这个博主的其他生活记录,一看就是20多分钟,当我控制不住自己,接连打开那些长得好看的小哥哥或是小姐姐的视频之后,我就忘了来自习室到底干啥。甚至有时候我在想她们都那么好看,到底是颜值更重要还是才华更重要?“

  在豆瓣和知乎的评论区里,一些卸载自习室APP的用户也说,用其打发无聊时间可以,要想学习真不行。“开屏录制视频要介绍自己,你不是学习软件吗?难道学习软件还要培养学生的直播爱好?”网友萧栗说。

  以上三款APP都有添加好友关注的功能,可以在软件上和好友聊天分享。虽然软件都声明拒绝色情敏感话题及广告营销,但私下仍有推送广告或性骚扰的问题出现。

  在豆瓣上就有用户发布使用“同桌”时,有人进入自习室谈论低俗话题,当她将此人踢出自习室后,此人还多次用私信骚扰该用户。而北青报记者在体验时也有“道友”主动添加北青报记者,推荐贷款按揭。

  此外,还有网友质疑这些线上自习软件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,因为其需要对手机其他软件进行监控,肯定会读取其中的数据。

 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以上这些专业自习室APP都需要付费,其实只是收费的名目不同而已,其中一些自习室APP还以付费的方式招揽会员,从中也可以看出专业自习室APP目前的境况,娱乐化和社交化应是其谋求生存的一种方式。

  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浦正宁认为,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,付费自习室的出现,其实就是可以营造出一个监督化的学习环境,“APP以互相监督学习的方式,营造一个监督化的学习环境,促进用户交流,从而促进平台的使用。尤其在疫情之下,大家学习的时候需要监督、鼓励,有可能获得忠实用户群体。未来,APP开发公司也有可能基于应用,进行考研课、复习课的推送,形成一个付费模式。”

  目前,类似的授课模式已经在一些培训机构开设的线上自习室中展开,比如一些线上教育机构开通的线上自习室,学生只需要接受班主任老师的邀请,即可进入线上自习室开始自习。但是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,所谓自习室徒有其名,只是教育机构增加用户粘性的一种手段。

  现实中一些用户已经离开这些自习室APP软件,重回QQ、微信或者钉钉,利用这些社交通讯平台开始云自习,甚至会邀请老师在群里讲解答疑。这样的好处是,既能够跟老师互动,同学之间的社交也更方便,还不会出现线上自习室APP早期出现的闪退卡顿问题。

  由于自习室APP主打学习功能,因此需要屏蔽复杂的信息流属性,无法植入太多的广告商业模式,用户活跃度很可能成为其稳定的盈利模式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服务于“学习氛围”的自习室APP要想存活,还是要在用户痛点上下功夫。无论是连麦直播的自习室,还是虚拟场景体验式的自习室,其实都是为了这个目的,或许未来与AR技术相结合,才能在不过度的娱乐化和社交化的情况下,让“学习氛围”更真实。(记者张子渊实习生王佳统筹/张彬)

  近年来的“知识焦虑”带动了自习行业的发展,2018年堪称线下付费自习室元年,但在这个移动互联网可以把一切推上线的年代,仅仅不到一年之后,自习室就由线下改到了线上。